三、五卅运动

民国14年(1925年)5月14日,上海发生日本资本家枪杀工人顾正红、打伤工人10多人的事件,广大工人、学生纷纷举行抗议活动。5月30日,英帝国主义在上海南京路疯狂镇压群众,开枪打死游行示威群众11人,伤多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激起全国人民反帝运动的进一步高涨。

1.成立外交后援会

五卅惨案的消息传到镇江,群情愤慨。6月2日,省六中、九师全体学生上街游行,沿路散发传单,请各界人民支持学生,一致对付帝国主义。3日下午,县议事会、县参事会、商会、己未星期演说会、益友社、三五同志会(镇江国民党组织对外之名称)、六中青年励进会、九师学生会、润州中学、崇德中学、明智中学、崇实女子中学在第九师范开会,为支援沪案决定成立镇江外交后援会。领导镇江人民声援沪案的反帝斗争。

6月5日上午,外交后援会听取了上海沪江大学学生代表报告上海发生惨案的情况后,更是义愤填膺,共同宣誓:“杀我工人,杀我学生,不报此仇,誓不同存。”是日下午召开了有3万多人参加的声讨帝国主义的大会。

2.租界风潮

6月5日下午,镇江各界人士3万多人,在公共体育场召开声讨帝国主义的大会后,举行示威游行,沿途高呼“誓雪国耻,收回租界,收回领事裁判权”的口号。游行队伍抵达交涉员公署时要求交涉署致电北京政府,进行严厉外交;英政府必须惩办凶手,赔偿损失,向我政府道歉。游行队伍继续行进至银山门时,因路面狭窄,观众又多,挤倒了租界墙,致使女子高等小学校长茅淑文及7名女学生受伤。镇江人民多年受租界当局欺凌本有积愤,至此一起爆发,有几名工人冲进了租界工部局。英租界工部局在上海血染南京路后,预知镇江必有反英行动,6月4日即将眷属移至停泊于镇江江面的军舰,卷宗等要件亦已转移他处,工部局内只有些零星物件,愤怒的群众乃将这些物件搬到马路上焚烧。租界当局立即命令巡捕开枪示威,驱散人群,致使多人被流弹击伤,但愤怒的人群仍然不散。后经租界内华商会同交涉署、县商会共请驻镇之十一旅派兵到租界驱散人群,以保护租界安全。直到晚上8点半钟,愤怒的人群才离开租界工部局。

6月5日发生英租界风潮后,英人借此大做文章。6月6日,英、美、日领事均发电至上海驻沪总领事,要求派遣海军前来保护。英、美、日军舰5艘先后来镇,以保护租界及侨民财产为名,拟武装登岸。镇江交涉署严正声明:我方已派驻军保护租界安全,如果海军武装登陆引起冲突,有碍租界治安,我方概不负责。在交涉署的强硬交涉下,英、美、日的海军才放弃登岸,但仍长期停泊镇江江面以示威胁;同时还大造舆论,要中国政府承担事故的责任,赔偿损失8万多元。镇江交涉署在广大人民的支持下据理力争,在6月15日复英领事的文中也婉言拒绝赔偿。由于全国人民投入了反帝斗争,以及镇江官民一致对付英租界当局,英方提出的所谓责任、赔偿等无理要求最后均不了了之。

3.声援上海罢工

6月1日,上海抗议五卅惨案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三罢”(罢工、罢课、罢市)斗争,镇江工人积极响应。6月5日各界示威游行时,全县工人以劳动界的身份,走进了游行的队伍。日商所办之燧生火柴厂工人率先罢工,为外国轮船卸货的近200名驳运工人全部罢工,接着在日商煤炭行业、英商各洋行工作之职员和工人均在6月初罢职、罢工。

上海学生联合会、工商学联合会为使全国人民了解五卅惨案之真相,不断派人来镇介绍惨案详情,言者声泪俱下,听者无不痛心。演讲者还告知镇江各界,上海有20多万工人罢工,需要经济上的接济,每人补助8元,每月即需100多万元,请予支持。加上镇江罢工的工人亦需经济援助,镇江外交后援会就在6月9日成立募捐团、研究了三种募捐办法:一、由外交后援会各团体会员尽先认捐;二、印刷募捐收据,向各界劝募;三、在交通要道设置竹简任人捐钱。荧昌火柴厂的工人,收入微薄,但为支持阶级兄弟坚持斗争,立即凑足100元。镇江各钱庄6月中旬认捐1000元后,端午节日全行业决定停止宴会,将宴会筵席款送给镇江外交后援会。连烧饼店、面店这些小店也集得小洋118角、铜元2921枚。救火会内义务救火人员,为援助上海罢工的工人,特组织一场济工游艺会,入场券分一元、五角两种,由各救火会分担入场券的推销。说书艺人也开设援工说书专场。设于石浮桥的竹筒劝捐处,从6月12日至19日的8天当中,就捐得大洋125元、小洋904角、铜元15824枚。6月中旬即汇出2000元给上海总工会。此项募捐工作,一直坚持到8、9月间上海工人逐渐复工为止。

4.抵制洋货

五卅惨案发生后,镇江外交后援会立即宣布镇江人民对英日两国经济绝交,不买卖洋货;并决定由镇江学生联合会负责稽查日货,委派十名工人与商界代表协助学联工作,在车站、码头设稽查处、商会也自设劣货检查处。由于多数商人爱国,均登记、封存日货,主动停止买卖;但也有少数唯利是图的奸商私藏私售日货,甚至以高价出售。知道内情的工人、店员就向负责稽查的学生报告。一南货店买进日本冰糖,一京货号运来3件日纱,鱼巷一北货店运进60余件海参,均被罚款。镇江和兴煤号6月19日售70吨煤给日船,21日又用日本驳船运来日煤4000吨停于江心。工人和学生联合组织稽查,一面派人在江边日夜看守,一面找资本家谈话,资本家避而不见,学生扬言资本家再不出面,即焚烧和兴煤号的店房。至此,资本家不得不出场,请商会正副会长陆小波、胡健春调停处理,确定罚款17500元。

镇江外交后援会为抵制日货,惩罚奸商,先后收到罚款达30000元,《新镇江周报》主编陈斯白建议将此罚款在伯先公园建筑一所公共演讲厅,作为群众集会和演讲国内时事的场所,立即得到各界人士的赞同。民国14年(1925年)7月6日,外交后援会开会,决定将全部罚款作为建筑讲演厅之用,定名为“五卅演讲厅”,作为镇江人民反帝斗争的纪念。

5.王宗培投江

镇江西乡牌岗村青年教师王宗培为抗议政府延宕外交,民国14年(1925年)7月20日晚,身怀遗书登上招商趸船,向趸船上乘凉人群演说五卅惨史,劝导国人坚决抵制洋货,并指责政府甘心媚外,延宕外交,说时痛哭流涕,猛然跳江自尽。其遗书中说:“……尔来英日肆虐,迭次摧残我青、粤、沪、汉人士性命等于草芥,……稍有血性者,莫不悲愤填膺。而执政者甘心媚外,竟将诸案延宕,至今不决……。宗培自恨才力薄弱,不能为国一雪耻辱,……故决意葬身鱼腹,以谢国魂。愿我父老前途努力,一致力争,勿使交涉移入英伦,庶免含糊了事,不致再贻人以五分钟热度为讥,则国家幸甚……。”

镇江学生联合会于7月21日晨将其尸身捞获后,即在江边大观楼设临时治丧事务所,为之置办衣棺;并立即拍发电报给北京政府,抗议政府延误外交。下午镇江各团体代表及军警学生将棺柩抬送至小街福寿庵寄厝。外交后援会为其正式建立治丧事务所,将王宗培之遗书印成传单,广为散发,各处张贴;并将王宗培悲愤投江的消息及遗书发给全国各大报馆。

民国15年5月30日,镇江外交后援会为王宗培举行公葬。镇江各界人士游行送葬,将王宗培的棺柩送至北固山,建起了王宗培烈士墓。

6.重建镇江学联

学生是镇江在五卅运动中的一支生力军。为了团结起来投入斗争,六中、九师学生会在民国14年(1925年)6月上旬即联系润州中学、崇德中学、明智中学、崇实女子中学重建镇江学生联合会。(以下简称学联,五四运动时镇江曾建立过镇江学生联合会,后停止活动。)学联邀请上海学联派人来镇江介绍五卅惨案详情,还建议“上海学联印一种惨案明信片,以深印国民脑筋”。他们不仅到处宣传演说,稽查日货,日夜驻守在车站码头,派人参加外交后援会组织的各种演说会、义务游艺会及建筑五卅演讲厅的筹备工作,还不断以学联名义发函致外交后援会提出深化运动的建议。6月26日,学联开会议决,为保卫祖国,随时准备与帝国主义开战,决定组织一团镇江学生军,还借了枪械作军事训练。7月,学联出版宣传五卅惨案的《镇江学生联合会周刊》。全国学生联合会决定于7月20日在上海召开第七届代表大会,镇江学联按全国学联分配的名额,7月2日召开会议选举学联正、副会长张仁昌(省六中学生会会长)、卢兆棋(省九师学生会会长)出席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