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优抚安置

第一节 褒扬先烈

  一、建烈士墓园

  1.赵伯先墓 赵声,字伯先,丹徒县大港镇人,同盟会员,清宣统三年(1911年)三月领导辛亥广州起义失败后,悲愤积劳,病故于香港。民国元年(1912年)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追赠为上将军,灵柩归葬镇江,并于南郊竹林寺东夹山下建墓,现该墓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伯先公园 同盟会会员冷御秋倡议并筹款20万元(银元),于民国15年在云台山东南麓动工兴建伯先公园。赵伯先烈士铜像和建在山顶的伯先祠,在”文化大革命”中均遭破坏。1979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宋庆龄亲题”伯先公园”四字,镌于公园门口。1981年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时,市人民政府拨款重铸烈士铜像。

  3.陶公祠 陶骏保,镇江人,同盟会员,辛亥革命镇江新军起义,陶任镇江军政府参谋长及江浙联军参谋长,参加攻克南京之战。清宣统三年在沪遇害。民国成立后,追赠为陆军中将,拨专款10万元在甘露寺西南山麓兴建陶公祠。民国26年毁于日本侵略者的空袭。

  4.王宗培墓 王宗培,丹徒县排岗村人。民国14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镇江人民罢课、罢工、罢市,声讨帝国主义罪行,18岁的王宗培在江边向群众演说“五卅”惨史,痛哭流涕,留下抗议政府延误外交的绝命书,投江自尽。镇江人民为纪念这位愤于国耻投江自尽的爱国青年,在北固山上建立王宗培烈士墓。建国后,人民政府几经整修,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5.烈士陵园 1966年镇江市人民委员会在北固山前峰兴建烈士陵园,将分散在桃花坞、北固山、宝盖山、竹林寺等处的烈士墓迁葬于烈士陵园内。烈士陵园占地70余亩,建有廓形吊唁广场和烈士墓区,广场中央立有方形柱式纪念碑,高10米,碑文为“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广场两侧松柏丛中排列着100多名为国捐躯的烈士陵墓。其中包括民国19年至22年被江苏省临时军法会审处杀害的曾任中共镇江县委书记的袁世钊等烈士。陵园西侧建有烈士骨灰存放室,陵园东侧建有革命烈士生平事迹陈列室。

  6.王龙纪念亭 王龙,扬中县人,民国28年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胜利后,被任命为镇江市市长。民国34年9月,牺牲在丹徒镇附近。1985年,镇江市人民政府在王龙同志牺牲处(现江苏工学院内),建立王龙烈士纪念亭。

  二、编写烈士英名录

  1982年,市民政部门参加编写《江苏省革命烈士英名录》,其中记载了99名镇江籍烈士生平事迹。1985年又增编20名,共119名,其中因战牺牲的89名(解放前16名,解放后73名);因公牺牲的23名;病故及在战场失踪后被追认为烈士的7名。

第二节 抚 恤

  一、牺牲病故抚恤

  1949年镇江市有烈属11户、54人,1951年有烈属24户、97人。1979年对全市烈军属调查登记:共有烈士109人,其家属101户、210人;病故军人42人,其家属42户、105人;失踪军人1人,其家属1户、1人。1984年,因居住迁移等原因,对市区革命烈士家属进行换证补证工作,换证93户,补证38户,计131户。

  解放后,镇江市根据国家抚恤条例规定,对牺牲、病故的革命军人、革命工作人员及参战民兵、民工的家属,发给一次抚恤金。抚恤标准作过多次调整,现列表如下:            

 调整年份 最  低 最  高 备   注
1950 225 600 以大米计算,单位:公斤
1952 450 2400 以大米计算,单位:公斤
1955 120 650 以人民币计算,单位:元
1979 370 700 以人民币计算,单位:元
1980 800 1000 以人民币计算,单位:元
1984 2000 2400 以人民币计算,单位:元
1985

牺牲病故军人生前有工资收入的,按40个月工资计发;生前无工资收入或工资低于23级正排职干部工资标准的按23级正排职干部的40个月工资计发。



    1985年起,对因公牺牲和病故军人家属,除发给一次怃恤金外,如无劳动能力或无固定工资,收入不能维持生活的,由各级政府再给予定期定量补助。同年10月起,改为定期抚恤,对住在城市因公牺牲的军人家属,每月抚恤35-40元;家住城镇的每月抚恤30-35元;家住农村的,每月抚恤20-25元。对病故的军人家属,住在城市的,每月抚恤30-35元;住在城镇的,每月抚恤25-30元;住在农村的,每月抚恤15-20元。

  按现有资料统计,1965-1985年,市区牺牲、病故抚恤218人,共发一次性抚恤金96900元。1985年,市区牺牲病故定期抚恤62人,共发18000元。

  二、残废抚恤

  1951年,全市有革命残废军人36人,通过检查评定等级,换发全国统一的残废证件。1953年对一部分复员退伍残废军人重新检评。1962年,对在乡二等以上和在职三等以上248名残废军人进行登记换证,其中因战残废199人,因公残废49人。按等级分:特等1人,一等8人,二等甲级45人,二等乙级63人,三等甲级65人,三等乙级66人。经过检查评定,提高等级的3人,因伤口复发符合二等以上补发证件的7人,残情消失不再换证的1人。1972年,全市有革命残废人员317名,换发江苏省革命委员会印制的新残废证。1981年7月,进行全面登记,全市有革命残废人员414名,换发由民政部统一印制的残废证。至1985年,全市共有革命残废人员1821名,其中市区有革命残废人员486名。在市区革命残废人员中,按工作分:在职的457人,在乡的29人;按等级分:特等2人,一等14人,二等甲级39人,二等乙级112人,三等甲级167人,三等乙级152人。

  对革命残废人员采取每年抚恤一次的办法,残废抚恤金标准作过多次调整,情况列表如下:

年份 在职 在乡 备注
最高 最低 最高 最低
1950 150 30 800 200 以粮计算,单位:公斤
1955 72 20 420 24 以人民币计算,单位:元
1978 72 20 520 80 以人民币计算,单位:元
1982 90 36 520 80 以人民币计算,单位:元
1984 132 56 570 140 以人民币计算,单位:元

    注:最高为特等、因战、在乡;最低为三等乙级、因公、在职。

    残废抚恤金的发放,每年分上半年和下半年两次发给。据现有资料统计,1971-1985年,市区共发放革命残废人员抚恤金27.74万元,其中在职21.3万元,在乡6.44万元。

第三节 拥军优属

  一、支援前线

  1949年12月-1950年4月,市人民政府先后在港务局、招商局等单位,调集船只54条,两批动员、选拔有航海技术的海员480名,前往上海等地支援前线。

  1950年,全市有1000多名青年工人和学生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踊跃报名参军,其中418名被批准入伍;江苏医学院有492名青年学生上书华东局卫生部,要求赴朝扑灭美帝国主义发动的细菌战;全市有21名青年医护工作者和8名青年驾驶员被批准奔赴朝鲜前线。1951年,镇江各界人士积极响应号召,捐款购买飞机大炮,支援前线,全市共捐款57万多元,并捐出铜元2875枚,铜钱688枚、镍币1422枚,给志愿军送慰问品5万余件,写慰问信7000多封。

  1951年,先后接收安置来镇疗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伤病员403名,迎送途经镇江转道的志愿军伤病员共11次、1000多人,组织165名医护人员参加治疗和运送护理,有70多名医护人员为抢救伤员主动献血。

  1952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代表团和朝鲜人民军访华团先后来镇访问,全市有13万多人次听报告、听广播和参加抗美援朝游行示威,家家户户订立了《爱国公约》。

  二、过境接待

  1952年8月,镇江市建立供应站,并在金山路和伯先路设两个接待供应点,解决过境部队的食宿、茶水等后勤供应。1952-1961年,共接待过境部队75万余人次。1962年,建立部队家属接待组,先后接待家属467人次。

  1982年起,市供应站以接待新兵入伍和老兵退伍的过境任务为主。1984年,市供应站更名为镇江市军人转运供应接待站,在黄山路新建四层楼房一幢,面积2000平方米,设床位182张,并建有食堂、浴室等各项生活设施。1982-1985年,共接待过境转运的新、老兵30212人次,其中新兵16377人次,老兵13835人次。

  三、慰问服务

  建国后,每年“八一”建军节和春节期间,市委、市政府领导亲自组织并走访慰问驻镇部队指战员、伤病员、革命残废军人、烈军属和军队离退休干部,听取他们的意见和要求,为他们排忧解难。慰问的方式有军政座谈、军民联欢、观看影剧、馈赠慰问品、发慰问信、挂光荣牌、送光荣灯和春联、年画等。据统计,1951-1965年,举行各种军民联欢、座谈会117次,组织剧团为部队演出73场次,慰问部队战士、伤病员和烈军属7万余人次。1978年以后,镇江市对拥军优属工作更为重视,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的领导均参加慰问活动。1978-1985年共召开大型军政座谈会16次,优抚对象座谈会10余次,出席会议1000多人次,招待观看影剧85场次,慰问军人伤病员3000余人次。在慰问活动中,注重办实事,求实效,尽力帮助驻军及优抚对象解决实际困难。许多街道居民组织对年老体弱的烈军属采取以人定户包干的办法,为他们代购煤、油、盐、米和陪同他们看病,帮助他们洗衣服、打扫卫生等。粮食、蔬菜部门的职工,为他们送粮、送菜上门。机关、企事业单位和街道,为做好经常性服务工作,建立为军人家庭服务的组织。至1985年,市区共建立“军人家庭服务中心”136个,“军人家庭服务小组”1526个。1981-1985年,市人事、劳动、公安、教育、房管等部门,为部队指战员家属解决户口迁移、工作调动700多人次;解决子女入托、入学1300多人次;解决住房1000多户。市公交公司“三八”驾乘班,坚持开好“拥军车”,为远离市区的驻军及其家属代购代邮,提供各种方便。

  四、支援部队建设

  1982年,市邮电部门为帮助83106部队解决通讯线路高架易于泄密的困难,在地下管道线极为紧缺的情况下,主动让出1条管道线给部队使用;并为驻镇部队增设邮电所、邮电信箱4处,放通讯电缆、柱杆49根。市商业、供销、粮食等部门,对驻镇部队在食油、蔬菜、烟酒、禽蛋、鱼肉及家用电器等供应方面都给予优先。驻镇部队在建设营房、设施等方面,市建委、物资、建筑等部门都给予大力支持。仅1981年为二十三军、二十四军、铁道兵3个干休所和船艇大队、省军区后勤部等单位办理征用土地400多亩,优先供应砖瓦1108.9万块,木材209立方米。1982-1985年,又先后为铁道兵、装甲兵、二十三军、二十四军干休所和船艇学校办理征用土地503亩,动员拆迁282户,使这些单位顺利建房80多幢,5万多平方米。1984年,市教育部门先后选派78名教师,帮助部队战士补习文化,举办各种文化学习班100余期。市区卫生系统各医院,在第六个五年计划期间,为驻镇部队培训医护人员650名。

  五、优待烈军属

  根据《革命烈士家属、革命军人家属优待暂行条例》规定,镇江市在实施土改分配土地、困难补助、介绍就业、组织生产、发放贷款、子女入学、就诊看病等方面,给予烈军属各种照顾和优待。

  对年老体弱不能工作或生活有困难的烈军属,各级政府采取定期和临时补助的办法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建国初期,主要发放粮食补助。1949-1952年,全市共发烈军属补助粮11.5万公斤,补助819户次,每人每月平均补7.5-10公斤。从50年代开始,政府组织有劳动能力的烈军属参加各种形式的生产自救,发放贷款和介绍就业,帮助烈军属解决生产生活上的困难。1953-1958年,先后组织生产自救单位17个,有390多名烈军属从事加工服务性生产,优先介绍长期工、临时工1000多人。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对烈军属的生活困难补助,采取定期补助和临时补助两种形式,其标准一般高于社会救济对象的50%,保证烈军属不低于当地群众的平均生活水平。市政法会议公布的《镇江市贫苦烈军属子女入学补助费评发办法》(草案)规定:“凡符合规定者,城市学生每人每月补助5元;农村学生每人每月补助2.5元;无依靠无收入的烈士遗孤,每人每月补助10-15元。”仅1954-1959年,全市共发烈军属子女入学补助921人,补助金2964元。

  “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左”的影响,曾有15名烈军属被取消定期补助,其中有2人还被取消荣誉证件,1979年恢复了定期补助。

  1979年,对全市优抚对象进行全面普查,共有牺牲、病故、失踪军人家属144户、316人;现役军人3075人,其家属2779户、7402人;另有复员军人1763人,退伍军人9486人,退休军队干部34人;退伍红军老战士20人;异地无军籍退休工人911人。同年,对老、弱、残优抚对象的定补标准作了调整,由每人每月平均补助4.23元,提高到7.50元,定补面适当放宽,烈属由原来的30%放宽到50%左右;老复员军人的定补面,由原来的10%左右放宽到20%。1983年上半年,对退伍红军老战士和孤老烈军属、复员军人的定补标准又作了调整,每人每月由7.50元,提高到16.60元。据统计,1953-1985年,市区共发烈军属补助费41.07万元,其中定期补助19.37万元,临时补助21.7万元。

  对家居农村、在生产生活上有困难的烈军属等优抚对象,由当地群众给予劳力和物质上的优待照顾。农业合作化以前,政府组织有劳动力的农民,帮助无劳力或缺劳力的优抚对象代耕代种。1951年,市人民政府根据华东军政委员会和苏南行署颁布的《代耕暂行办法》,拟定《镇江市代耕工作实施办法》,郊区各乡、村普遍建立有专人负责的代耕组织,实行包耕工票制。全郊区共建立代耕小队75个,代耕小组236个,代耕人员1331人,享受代耕的优抚对象206户,代耕土地502.78亩。1956年农业合作化以后,优待形式由代耕土地改为优待工分。各乡在制订年度生产计划时,以农业社为单位,根据享受优待对象的劳力情况,确定优待劳动工分数,在夏秋两季预决分时兑现。1958年人民公社化以后,优待工分由各生产队评定,大队统筹负担。1964年又改为由生产队负担。仅1964-1966年统计,市郊共优待烈军属249户,优待工分12.6万分。1978年以后,农村普遍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优待工分的形式改为优待现金,对应享受优待的对象年评一次,乡镇统筹,年终兑现。1983-1985年,润州区共优待烈军属1278户次,优待金38.5万元。其中1985年户均优待393元,比1983年增加150元。

  六、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镇江市军民“共建”活动是在1983年文明礼貌活动月的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的。同年8月,市政府、军分区联合成立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领导小组,各县、区也相应建立“共建”领导机构。至1985年底,市区企事业单位、街道居委会与驻镇部队、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结成“共建”对子54个,“共建”双方发挥各自优势,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共建”活动。很多“共建”单位办起业余综合学校、文化室、民兵青年之家、退休工人之家、青年读书班、少儿暑期活动室等,以抓精神文明建设为主,使两个文明建设互相促进,协调发展。部队在支援地方经济建设、为群众排忧解难、开展精神文明建设活动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从1983年开展“共建”活动至1985年,驻镇部队支援地方重点工程建设、抢险救灾、地方公益劳动近10万个工作日,运输车辆1.4万台次;派出校外辅导员750人次,与近50所学校建立经常性联系;为群众治病35.5万余人次,中国人民解放军359医院同京口区合办了骨科医院,并无偿赠送无影灯等价值4590元的医疗器械给丹徒县石桥卫生院;83033部队帮助驻地67户群众解决了自来水。地方在“共建”活动中进行“智力拥军”,选派优秀教师帮助军队办学,设立文化辅导站;采取多种渠道向部队传授家用电器、机动车辆等维修技术,培养军地两用人才;普及军人家庭服务中心,为军属办好事,解决现役军人后顾之忧。至1985年,全市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共建”单位被评为市、县(区)精神文明先进单位。

第四节 接收安置

  一、复员、退伍军人安置

  1950年,镇江市成立复员委员会,负责接收从部队退出现役的复员军人安置工作;1951年更名为转业建设委员会;1963年改称为复员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文化大革命”期间,接收安置工作由劳动部门负责。1979年恢复复员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

  复员、退伍军人按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原则,妥善安置,各得其所。从农村入伍的,回农村安置;在城镇入伍的,由城镇安排工作;由工作单位入伍的,原则上复工复职;学生入伍的,可以复学。1950-1957年,全市共接受复员军人951名。对城镇入伍的复员军人,采取“统筹兼顾,归口包干”的办法,大部分被安置在工厂、交通、学校等企事业单位工作。回到农村的复员军人,安排参加农副业生产,其中一部分被吸收为农村基层干部。

  1955年国家开始实行义务兵役制,从1958年起每年都有一批义务兵退伍,按照国务院规定的精神,仍然坚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原则安置。1979年以后,对城镇退伍军人的安置,每年由劳动部门下达指标,各主管局、公司负责包干;对有技术的退伍兵,原则上按他们的技术工种,对口安排。1983年以来,在贯彻按系统分配包干安置的同时,对安置工作进行改革,采取“区别对待,鼓励先进”的办法,即根据退伍军人在部队的一贯表现,分配时适当照顾个人志愿和专长,做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随着农村乡镇工业的发展,回到农村的退伍军人,一般优先安排在乡镇企业工作。对回乡后住房有困难的,还拨出专款和建筑材料计划,帮助他们修建住房。仅1983-1984年,市区共拨修建房用木材计划51立方米,水泥计划86吨,红砖计划28万块。

  1958—1985年,市区共接受安置退伍军人8866名。

  二、军队离退休干部安置

  1955年,镇江市开始接收军队转到地方安置的9名供养干部,他们多数是红军老战士或参加革命很早的老同志。除安排住房外,还帮助其家属、子女解决工作和入学问题。

  1960—1966年,又接受军队退休干部22名,他们多数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光荣负伤或积劳成疾来镇休养、后改办退休转到地方安置的。

  1980年,镇江市成立军队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1984年改名镇江市军队离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1981-1985年,市区共接收安置军队离退休干部27名。其中团职12名,营职15名。在桃园新村、花山湾等居民区为他们建房56套。1985年,镇江市成立军队离退休干部休养所,配备14名工作人员,定期组织他们体检、学习、参观、旅游,开展适合他们特点的文化娱乐活动,使其安度晚年。

第五节 表彰先进

  镇江市人民政府从1950-1985年,共召开各种优抚对象代表会、座谈会,“双拥”(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共建”先进集体、先进个人代表会、表彰会21次,出席会议的有6862人次,受到市人民政府表彰的先进集体228个次,先进个人443人次。以1959年为例,市优抚对象中有500多人被各条战线评为先进工作者、先进生产者,有46人被推选出席全国和江苏省烈军属、复员、转业、退伍军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据统计,镇江市市区先后受到中央有关部门表彰的“双拥”、“共建”先进集体有镇江市盲聋哑协会、京口区山门口街居民委员会、丹徒镇小学;优抚对象先进个人有一等残废军人王福祥、转业军人朱养荣、复员军人韦恩广和周锡庭、模范烈属蒋侣云、烈属赵逸芝6人。先后受到省有关部门表彰的“双拥”、“共建”先进单位8个,拥军优属和优抚对象先进个人3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