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建 置

第一节 沿 革

    西周早期镇江及丹徒一带为“宜”。郭沫若、唐兰、李学勤等著名学者对1954年在丹徒大港烟墩山西周早期墓葬出土的宜侯夨(同簋)铭文考释(见次页附:夨及释文),结合其他历史文献的研究,断定西周康王时虞侯夨被改封为宜侯,“宜”在丹徒或其附近地区。

    春秋时名朱方,属吴。周元王三年(前473年)越灭吴,属越。楚灭越后,名谷阳。   
    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建丹徒县,属会稽郡。县治在今丹徒镇。

    西汉高祖六年(前201年)丹徒县属荆国,十二年(前195年)属吴国,景帝三年(前154年)属江都国,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江都国除,属会稽郡。

    东汉顺帝永建四年(129年)丹徒县属吴郡。

    三国吴嘉禾三年(234年),改丹徒县为武进县,属毗陵典农校尉。

    西晋太康三年(282年),复武进县为丹徒县,属毗陵郡。永嘉五年(311年)改毗陵郡为晋陵郡,丹徒县属晋陵郡。

    东晋大兴初丹徒县治迁京口,后州刺史郗鉴又迁县治于原处(今丹徒镇)。永和年间(345-356年),因永嘉之乱,北方士民大批南渡,在丹徒县境内寄治郯、朐、利城三县。

    南朝宋元嘉八年(431年),丹徒县属南东海郡;此时寄治丹徒县的三县均有实土:郯县在丹徒县的岘西,朐县又在郯县之西,利城县位置不详。

    南朝齐自建元元年(479年)始,沿宋制,丹徒县仍属南东海郡。其时朐县已废。

    南朝梁天监元年(502年)改南东海郡为南兰陵郡,丹徒县属南兰陵郡。

    南朝陈永定二年(558年)南兰陵郡复为南东海郡,丹徒县属南东海郡。

    隋开皇九年(589年),丹徒县与延陵县合并为延陵县,属蒋州。延陵县移治京口,此后县治固定于京口。开皇十五年置润州,延陵县属润州。大业三年(607年),延陵县属江都郡。

    唐武德三年(620年),延陵县又分为丹徒、延陵二县,属润州。天宝元年(742年),改润州为丹阳郡,丹徒县属丹阳郡。乾元元年(758年)丹阳郡复称润州,丹徒县属润州。

    宋政和三年(1113年),升润州为镇江府,此为镇江行政建置得名之始。丹徒县属镇江府。

    元至元十三年(1276年)升镇江府为镇江路,丹徒县属镇江路。路辖录事司,管辖镇江城区。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占领镇江,改镇江路为江淮府,丹徒县属江淮府;同年十二月复改江淮府为镇江府,丹徒县属镇江府。

    明洪武元年(1368年)至清咸丰三年(1853年),丹徒县属镇江府。咸丰三年二月二十二日(1853年3月31日)太平军攻占镇江城,太平天国改府为郡,丹徒县属镇江郡。咸丰七年十一月十二日(1857年12月27日),清军攻入镇江城,复属镇江府,直至宣统三年九月十八日(1911年11月8日),镇江光复,丹徒县隶属关系未变,仍属镇江府。



    中华民国成立(1912年1月),废府,丹徒县属江苏省。民国3年(1914年)5月,江苏省设金陵道,丹徒县属金陵道。民国16年撤道。民国17年7月25日,国民政府改丹徒县为镇江县。

    1949年4月23日镇江解放,镇江县分设为镇江市和丹徒县,原城区及近郊为镇江市,四乡农村为丹徒县。镇江市属苏南行政区镇江专区。1958年7月,丹徒县与镇江市合并,名镇江市。同年9月,镇江专区改为常州专区,镇江市属常州专区。1959年9月,常州专区复名镇江专区,镇江市复属镇江专区。1962年3月,镇江市、丹徒县复分设。1971年2月,镇江专区改名为镇江地区,镇江市属镇江地区。1983年3月1日,撤销镇江地区,将原镇江地区的丹徒、丹阳、扬中、句容四县划归镇江市。镇江市改由江苏省管辖。

第二节  境  域

    镇江境界远古无考。春秋时吴国的朱方,除今镇江市区及丹徒县外,尚包括今丹阳、金坛二县及武进的一部分。战国属楚时,朱方分为谷阳、云阳二邑,镇江为谷阳。秦汉为丹徒县,故城遗址在今丹徒镇,四至则无记载。三国改名武进,晋初复名丹徒,另建武进县,划丹徒东部部分地区入武进县。隋初,丹徒县与延陵县并为延陵县,境域包括今丹阳、金坛、句容各一部分。唐初丹徒与延陵分治。北宋熙宁五年(1072年)原延陵县的洞仙乡划归丹徒。

    宋嘉定《镇江志》所载境内诸山,最远的有:东北道士山,离城60里;东南娘子山,离城37里;南阿育王山,离城60里;西南覆船山,离城50里;西仑山,离城60里;北江中金、焦二山,离城7-9里。

    元至顺前,以县东南的练塘乡(今丹阳河阳、司徒等地)与丹阳县平昌乡(今丹徒华山、儒里等地)交换,具体时间不详。

    明正德《丹徒县志》记载:县境东西长120里,南北阔75里。东抵丹阳县界70里,西抵句容县界60里,南抵丹阳县界50里,东南抵丹阳县界65里,西南抵句容县界80里。

    清《古今图书集成》记载:清康熙至雍正初,县境东西长120里,南北阔75里。东至丹阳县70里,西至句容县90里,南至丹阳县50里,北至江都县28里,东南至丹阳县65里,东北至泰兴县100里,西南至句容县90里,西北至仪征县70里,自县治至省城(今南京市)180里。

    清嘉庆《丹徒县志》记载:丹徒县东70里至匡家桥丹阳县界,西60里至炭渚江宁府辖句容县界,南50里至仁寿桥丹阳县界,北28里至扬子江扬州府江都县界。   

    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把原属丹徒县的江中太平洲的土地划出归太平厅(今扬中县),县境缩小。

    实际上,清以前县境并无精密的具体界线。民国2年(1913年)江苏民政长韩国钧曾发文给各县,指出“各县界线多不明晰,匪徒借为规避处所”,要求“速将界限分清地点,各按图丈量,树立界碑。”民国11年8月,丹徒县和江宁、句容、仪征三县会同勘划了西北江中沙洲的县界;民国12年,和句容县会勘了赣船山县界;民国20年,和丹阳县划勘了黄墟西南县界。民国35年,丹阳县的蒋轮乡划归镇江县。

    解放后市县分设。镇江市郊区只有永固、焦东、林隐3个乡。1949年8月,将3乡划归丹徒县,1950年1月复划归镇江市。10月,丹徒县高资区牌湾乡划归镇江市。1956年4月,丹徒县高资区七里乡划归镇江市。

    1958年7月,丹徒县并入镇江市。同年10月,建立11个人民公社。1960年1月,将姚桥、大路、儒里三个公社划归扬中县;至1961年6月,复划归镇江市。

    1962年3月,市县复分设。城郊和焦山人民公社归镇江市。1966年,丹徒县的谏壁镇划给镇江市。

    1983年3月实行市管县体制,镇江市辖境北滨长江,并与扬州市的仪征、邗江、江都、泰兴四县隔江相望;西邻南京市郊及江宁、溧水两县;南和东南与常州市的溧阳、金坛、武进三县接壤。全市四至:南起句容县袁巷乡南端,北抵扬中县新坝镇北侧江面,最东点在扬中县西来桥镇东侧江面,最西点在句容县郭庄乡西端。其中镇江市区四至:东到谏壁镇粮山村东端,南到官塘桥乡缪家甸村南端,西至蒋乔乡八摆渡西端,北至共青团农场(新民洲)北端。此外,位于丹徒县句容县交界处的韦岗镇,是属于润州区的“飞地”。全市总面积为3843平方公里,其中市区215平方公里。

第三节  郡(州)、府治所

    西晋初,立毗陵郡,郡治丹徒(后迁治毗陵),这是丹徒县作为郡治的开始。毗陵郡除首县丹徒外,尚辖曲阿、武进、延陵、毗陵、无锡、暨阳6县。怀帝时改毗陵郡为晋陵郡,郡治又由毗陵县(同年改名晋陵县)迁到丹徒。辖县同毗陵郡。

    东晋初,晋陵郡治所在京口,后迁丹徒(今丹徒镇)。义熙九年(413年)郡治复还晋陵县。东晋时晋陵郡辖丹徒、晋陵、曲阿、延陵、武进、无锡、暨阳、南沙(咸康七年[341]立)8县。

    南朝宋文帝时,割晋陵郡一部分地区立南东海郡,郡治郯县(京口岘西),辖郯、丹徒、武进、朐、利城5县。(其中武进县系孝武帝大明年间属南东海郡)。

    南朝齐郡名、郡治与南朝宋同。唯南东海郡辖郯、祝其、襄贲、利城、西隰、丹徒、武进7县。

    南朝梁改南东海郡为南兰陵郡,南朝陈复为南东海郡,郡治均在京口。

    隋开皇十五年(595年)置润州,辖延陵、永年、曲阿3县,直至大业二年(606年),州治均在京口。

    唐初,延陵县又分为丹徒、延陵两县。自唐至宋,州治在丹徒县。唐武德九年(626年)至至德元年(756年),润州(包括一度改名为丹阳郡)辖丹徒、曲阿(天宝元年[742年]更名丹阳)、延陵、句容、白下(武德九年改金陵县为白下县,贞观九年[635年]白下县改名江宁县)、金坛(垂拱四年[688年]建县)6县。至德二年,江宁、句容两县划出。宝应元年(762年)到光启二年(886年),两县又复属润州。由于丹阳郡治所在丹徒县,故唐人亦称当时丹徒为丹阳;唐代江宁(金陵)长期属润州,故唐人亦有称当时丹徒为金陵者。

    宋代润州及镇江府治所均在丹徒县。原辖丹徒、丹阳、金坛、延陵四县,熙宁五年(1072年)废延陵县后,辖丹徒、丹阳、金坛3县。

    元镇江路治所亦在丹徒县(另在丹徒县城内设录事司,管理民事,直属镇江路总管府。总管府设在城内北固山),辖丹徒、丹阳、金坛3县。

    明、清镇江府治所亦在丹徒县,辖县与元代路同。清雍正八年(1730年)辖县增溧阳。光绪三十年(1904年)设太平厅(今扬中县),隶镇江府,府辖4县1厅。

    民国18年(1929年)江苏省府由南京迁镇江。民国22年3月,江苏划全省为13个行政督察区,第一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驻镇江,辖镇江、丹阳、金坛、句容、溧水、高淳、扬中7县,年底裁撤。

    1949年解放后,设镇江专区,专员公署驻镇江,辖镇江市与丹徒、丹阳、扬中、句容、江宁、高淳、溧水7县。同年12月,句容、江宁划归南京市,1950年1月又划回镇江专区。1953年1月镇江专区划进原属常州专区的武进、金坛、溧阳3县。1956年2月武进划归苏州专区,从苏州专区划入宜兴县;同时,扬中划属扬州专区,从扬州专区划入仪征、六合、江浦3县。同年底,六合、仪征、江浦仍划归扬州专区,扬中县又划回镇江专区。其时,镇江专区辖镇江市及丹阳、扬中、金坛、句容、宜兴、溧阳、溧水、高淳、丹徒、江宁10县。1958年6月江宁划属南京市。7月,丹徒县并入镇江市。9月专署迁驻常州,改名常州专区。1959年9月专署又迁回镇江,复称镇江专区,辖镇江、常州2市及丹阳、扬中、金坛、句容、宜兴、溧阳、溧水、高淳、武进9县。1962年3月,丹徒恢复建置,江宁县从南京市划回。6月,常州复为省辖市,镇江专区辖1市11县。1971年2月江宁县划归南京市,镇江专区改称镇江地区,辖1市10县。1983年3月撤销镇江地区,镇江市改为省辖市后,辖城区、郊区及丹徒、丹阳、扬中、句容4县。1984年10月,城区改称京口区,郊区改称润州区。

第四节 城 垣

    一、丹徒故城
    在今东郊丹徒镇上,唐李泰《括地志》称:“丹徒故城在丹徒县东南十八里,汉丹徒县是也”,位置正合。今不存。

    二、京城
    《三国志》吴宗室传载孙韶“缮治京城”,时在东汉建安九年(204年),比孙权迁治京口早四年。

    三、铁瓮城 
    遗址在北固山前峰即今鼓楼冈一带。据至顺《镇江志》引陈顾野王《舆地志》说是孙权迁京口所筑。周围六百三十步,即二百五十丈,城墙高三丈一尺,内外皆用砖砌。后来因有罗城(外城),故称铁瓮城为子城(内城)。晋王恭、南唐林仁肇曾先后加以修葺。子城四门:东名望春(后改东海),南名鼓角,西名钦贤,北门名未详。铁瓮城在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年)时还存在。

    四、花山湾古城
    1984年5月,在市区花山湾建筑工地上发现一座古城遗址。城墙依山而筑,东墙靠近象山茶场,利用当地南北向一段土山加筑夯土,长700余米;南端折向伸展至大学山一段即为南墙,长约1400米;又折向西北,经鼓楼冈与北固山相接即为西墙,长约1400米;再折向东由北固山南峰沿一系列土山连接东墙北端,为北城墙,长1300余米。整个城周近5公里,现存遗迹约2公里,多处夯土的一侧或两侧有砖砌护墙。砖上印有文字,内容有窑名、地名、人名、数字等。其中有“晋陵”“晋陵罗城孟胜”“砌城”“花山”“罗城砖”“东郭门”“南郭门”等砖文。

    五、夹城
    东、西二夹城为唐大和中(827-835年)观察使王璠筑。夹城作长条形,“高三丈一尺”。自子城出发,东夹城经东门坡到清风桥(范公桥,现镇江师专门口)一带。城门有二:南面叫建德门,亦名朱方门;西面叫清风门。西夹城经千秋桥、万古一人巷,到高桥北一带。城门也有两个:东名千秋,后改铁瓮;西名崇化,后改高桥。两夹城合子城的城墙共长12里余。今不存。

    六、罗城
    唐、宋时期的州(府)城。乾符中,周宝为镇海节度使,筑罗城,周长二十余里。唐罗城原有10个城门:东面二门,南侧叫青阳,北侧叫新开;南面三门,中间叫仁和,东侧叫德化,西侧叫鹤林;西面二门,南侧叫奉天(又名通吴),北侧叫朝京(后改还京);北面三门,西名来远,东名利涉,次东名定波。由于这座城没有砌砖,又名土城,到宋末已破坏不堪。南宋嘉定七年(1214年),镇江知府史弥坚予以重修,增开7个新城门,不久又废掉5个旧城门,共有12个城门:东面名青阳,南面名南水、通吴、仁和、中土,西面名登云,北面名定波,西南名鹤林、放鹤,西北名还京,东北名利涉、通津。

    七、明清府城
    府城就是解放前还部分存在的砖城,是元末朱元璋起兵后令耿再成守镇江时所筑。明洪武元年(1368年)指挥宋礼加砌砖石,周长“九里十三步”,高二丈六尺。有4个主要城门:东朝阳,西金银,南虎踞,北定波,西门北侧还有一个小门。清朝经过实测,发现城周不止9里,而是12里多。清康熙元年(1662年)将军刘之源重修。过了60余年,又重修。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当地人士倡议重修并加高城墙以抗英兵,但后来仍被炮火轰毁。道光二十三年,又加以修复。直到民国16年(1927年),才开始拆除城墙,修筑马路;但东、南、北三面仍有部分城墙,至解放后才拆除。

  八、新城 
    太平天国占领镇江时所造。位置在明清府城西北,从十三门起,经龙埂向北直上北固峰顶转而向西至山西脚下,沿江边至运河入江的大京口(今中华路北口),回向东南经大闸口沿运河经石浮桥、袁公义渡、京口驿(今黄花亭)至西门桥口与府城相接。这道城墙把现在的虹桥街、盛家巷、姚一湾等地都包在城内,长六里二百步。共18个城门,沿运河有西角湾门、东角湾门、京口驿门、盛家巷门、袁公义渡门、钱家码头门、浮桥门、盐店巷门、李家渡口门、通津门,沿江有姚一湾门、小营盘门、道家巷门、虹桥门、得胜门、新城闸水门、甘露门、卡子门(即北固山上龙埂门)。新城在军事上曾起过很大作用,但清朝的官吏不加保护,逐渐毁坏。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常镇道要建警察总局并在石浮桥下建菜场,把剩余城砖全部拆除,新城遂告消失,现仅在姚一湾小营尚残存十余丈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