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战  事 

第一节  古 代 战 争 

    三国魏文帝黄初五年(224年)九月,曹丕亲率水军攻打吴国。吴军守将徐盛,沿南京至句容的江岸,用木桩、芦苇做成“疑城假楼”,连绵数十里,并派战船在江中示威。曹丕误为吴军强大,防守严密,进攻困难,船在江中又遇暴风袭击,沉没甚多,不得不撤兵回营。这是《中国军事史》所载句容建县后的第一仗。 

    东晋元兴二年(403年)十二月,楚王桓玄逼晋安帝司马德宗让位。次年二月,刘裕等起兵讨伐桓玄,亲率1700人进军句容竹里(即祝里),传檄文讨桓玄。桓玄率军驻覆舟山(今南京小九华山),派部将吴甫之、皇甫敷率军抗刘。三月,吴甫之等先后在句容沿江一带被刘裕军击败身死。刘裕乘胜轻装偷袭覆舟山,大败桓玄军,进入建康(今南京、下同)。 

    唐上元一年(760年),宋州刺史刘展被疑降职,极为不满,率部7000人,从商丘赴扬州。旧都统李恒及淮南东道节度使邓景山率兵抵抗。刘展在徐城破邓景山部,率兵渡长江,袭击下蜀李恒部,李恒军溃奔宣城,刘展率部乘胜追击,被唐平卢兵马使田神功5000精兵击败。次年正月,田神功军以一部自仪征渡江,取下蜀,自己率3000人由瓜洲渡江,攻打刘展,兵败。刘展乘胜率兵攻打下蜀田神功部将范知新,结果大败,刘展中箭身亡。 

    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三月,金将宗弼率军10万经嘉兴、苏州北撤,宋将韩世忠率水军8000人在镇江截击金军归路。金军几次渡江失败,只得沿长江南岸西进,被逼入句容黄天荡,进退无路,后得乡人建议,挖通老鹳河故道三十里,通长江,金兵向建康逃跑。此时,岳飞以300骑兵、3000步兵,追击金兵,杀死金兵3000余人,俘1000余人。金兵在建
康不敢停留,于四月复回黄天荡,企图渡江。两军战于江中,韩世忠军船大势优,冲击金兵小船,使金船沉入江中。两军相持,金兵未能渡江。后来,金兵发现宋军船大无风不便行驶的弱点,等待风小出战,用火箭射宋船篷帆,宋军因船起火大败,金兵渡江逃走。韩世忠水军阻截金兵48天。 

    
元至正七年(1347年),句容华山农民揭竿而起,反抗元朝统治者的压迫。元军派兵“清剿”起义军。华山农民起义军利用树多、林密、路熟等优势,击败元军数万人的进攻。后来,元军利用盐民,击败华山农民起义军。

第二节  太平天国战争 

    咸丰三年(1853年)三月底,太平军在江宁(今南京)建都,号天京。清军在孝陵卫建立“江南大营”,与太平军对峙。清军与太平军争夺句容之战,长达11年,县境四乡百里范围皆战场,太平军二占句容城,时间长达5年之久。 

一、北五镇拉锯战 

    咸丰三年(1853年)三月,太平军攻下江宁后,在句容境内的东阳、龙潭、仓头、下蜀、桥头等五镇(简称北五镇),建立兵营,与清军“江南大营”作战。咸丰四年(1854年)闰七月至咸丰七年(1857年)十一月,清军四次攻打镇江,与太平军在北五镇多次发生争夺战。咸丰六年(1856年)一月,东王杨秀清坐阵仓头,指挥太平军作战。咸丰七年(1857年)七月,太平军由天京出击东阳、下蜀等地,大败清军虎坤元部。是年十月,清军夺取下蜀太平军营垒7座。咸丰八年(1858年)十一月,太平军名将陈玉成,率部出击下蜀,大败清军余万清部。咸丰九年至十一年(1859~1861年),清将冯子材常与北五镇的太平军交战,双方各有胜负。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军李世贤部3000余人进驻东阳、龙潭,经常袭击“江南大营”的清军。 

二、争夺县城 

    咸丰六年(1856年)五月二十五日,太平军石达开部第一次占领句容县城。不到三个月,清军张国梁、李鸿勋部,联合进攻县城,被太平军击退,李鸿勋被打死在百培山;是年十一月,清军张国梁部攻城数十次,均未收效。咸丰七年(1857年)三月,句容、江宁、溧水三县的太平军连营70余里,意在包围句容、溧水外围的清军,打破清军对句容县城的包围和封锁。清将和春即派副将虎坤元联合清军张国梁部,与连营太平军激战,使太平军连营失败。同年四月,清军多次联合攻城。同年闰五月,虎坤元部将炮架在彭山、兆文山上,轰击县城。同年六月二十三日,太平军撤出县城。咸丰八年(1858年)十月,闻传太平军再次占领溧水县城,知县赵廷铭调集团丁,储备弹药,慌忙中引起爆炸,炸死团丁数十人。 

    咸丰十年(1860年)闰三月,太平军李世贤部第二次占领句容城。不到半年,清军冯子材部就在唐家后山筑营,与太平军在戴家边交战数十次。咸丰十一年(1861年)九月,桥头、下蜀一带民团千余人,夜攻县城,被太平军击退。同治一至二年(1862~1863年),清军多次攻城失败。同治三年(1864年)二月,曾国藩写信给清将鲍廷说:“句容最为扼要”,要他从东坝起兵,进攻句容。太平军句容守将方海宗,闻讯后即邀金坛、宝堰太平军协助守句
容城。同年三月,清军鲍廷部破三岔,逼近县城,驻镇江清军也派兵驻五里岗、周家边等地,参与围攻县城,县城的太平军组织三四万人与清军展开大战。同年三月十二日,县城太平军出了内奸徐邦本,发生内讧,方海宗弃城,退守宝埝、金坛,清军鲍廷部占领县城。 

三、打击反动乡团 

    太平军占领天京后,句容知县赵廷铭在各乡建立反动乡团武装,与太平军对抗。咸丰四年(1854年)二月,太平军侦察队18人,途经龙潭,被团练头目薛如松抓住,全部杀害。太平军占领句容县城后,派去各乡建立农民政权的人员,常遭反动乡团暗算。反动团丁张孝友,还将一太平军士兵打死后开胸剖心,手段残忍至极。咸丰七年(1857年)八月,练董笪熙带民团3000人,配合清军进攻驻虎耳山的太平军。 

    
咸丰六年(1856年)十月,句容、溧阳、溧水三县太平军,环攻句容南乡,打死练首李庆连等反动乡团成员数百人。咸丰十一年(1861年)二月,茅山乡团练头目史光才,联络反动乡团2000余人,进攻驻唐陵的太平军,东太阳村一名妇女提前将情况报告太平军,使茅山乡团大败而回。同年七月,太平军在桥头镇一次打死打伤反动乡团成员数千人。

第三节  龙 潭 战 役 

    民国16年(1927年)8月,军阀孙传芳率领11个师和6个混成旅渡江南下。24日,孙部第十三师攻占栖霞车站和乌龙山炮台,另一个师由大河口渡江,击溃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二师六十团,攻占龙潭车站。国民革命军退却,孙军乘势占领东自下蜀,西至青龙山、黄龙山一带地区。8月26日,何应钦率警备师第一团急赴栖霞山增援,李宗仁抽调第七军增援乌龙山,第二舰队也派两艘军舰炮击孙军。国民革命军第一军二十一师等部到达南北象山、西山一带,占领乌龙山的孙军被击溃,国民革命军收复龙潭车站。孙军死守栖霞山之巅,国民革命军四个师三面围攻,迫使孙军大部投降。孙军从大河口渡江的三四千人向龙潭车站猛扑,被包围缴械2000多人。28日上午,自栖霞退却的孙军,在得到增援后,猛扑国民革命军,攻占龙洲,国民革命军撤退。29日拂晓,孙军第二次占领龙潭。孙传芳先后派六批军队渡江,在龙潭一带又集结了5万余人,并把指挥部迁到龙潭水泥公司,孙传芳亲自坐阵指挥,企图背水决战。30日,孙传芳督军全线进攻,双方激战至31日,孙军惨败。孙军死伤和被俘官兵4万余人,国民革命军死伤万余人。 

    龙潭战役中,孙传芳军队所到之处,是一次兵灾浩劫,人民遭殃。 

    附:李春官等人向国民政府的呈文。 

    为惨遭浩劫,民不堪命,代为呼吁抚恤以免流离事:慨自北军之南犯也,所经之地无不摧残,涂炭生灵无所不至,各报虽已志载,各界虽以传闻,然皆不若春官等身受目睹之尤为亲切也。请得而缕陈之:我革命军举义以来,风声所树,到处欢迎,伐罪吊民,秋毫无犯,南省人民无不以汤武目之;而不意鸱鹄之北军大相反矣。溯自北军之登岸也,千万成群,势如彪虎,一时飞入乡村,靡不填房塞屋,凡人家之金融,衣服攫取一空,牛屋鸡榭靡不搜掘,净桶溺器靡不倾碎,屋外草堆菜地等处靡不细索挖括。虽惯于为盗者,亦不若是之狡黠也。赴前线者任意顽抗,留后方者盘踞民房,凡人家之木桌、木凳、格扇、门栏及一切农器什物悉
供该辈炊事之燃料,霎时之间,室皆悬罄。凡经过之村庄而为北军之盘踞者,不闻喔喔之鸡声,不闻哑哑之鸭声,不闻嘎嘎之鹅声,不闻狺狺之吠声,殆皆屠食尽矣。咄哉!北军何凶残而至此哉?尤不可解者,拉逼壮丁足矣,而老耄幼童亦所不免;更不忍言者,污蔑少妇足矣,而六十老妪亦遭凌辱,拒之则毙命,忍之则轮污,此真乾坤反复时也。战线之灾黎,不啻日处围城,无从逃避,只得扶老携幼,伏处田间,藉沟浍以藏身,恃稻禾以掩护,虽无灭顶之凶,总是以衣涉水。由夏历七月晦日至八月初五日止,数昼夜间,忍饥忍寒,不敢声息,此飞弹所以频毙人命,而瘟疫所以继起也,岂非冤哉!岂非冤哉!当战事激烈之际,该北军蛮横异常,遇村则凭村顽抗,遇河则凭河顽抗,遇田间则在田间顽抗,待割稻谷,迭进迭退,蹂躏靡遗,而尤凶狠者,烧民房以助恶威,大呼声以助恶势,天昏地黑,风鹤频鹜,宿鸟离巢而堕命,游鱼出水以伤生,此诚千古未有之浩劫也。伏处之灾黎靡不心寒胆碎,觉昆阳酣战,屋瓦皆飞时犹不若是之厉,以为万无生还之日矣。迨我义师一出,大放包围,而鸱鹄之北军始拱手而缴械,而于是待死之灾黎匍匐归来,始有更生之庆,莫不欣欣喜色而相告曰:我师若迟来三日,吾侪小民皆填死沟壑矣!既而哭声遍起,震动天地,有父哭其子者,有子哭其父者,有弟哭其兄者,有兄哭其弟者,有夫哭其妇者,有妇哭其夫者,盖皆为流弹所伤,北军所毙故也。至于毁伤房屋,荡拆家财,因而痛哭者比比皆是,盖痛定思痛,人之情也。是役也,东至句邑之仓头镇,西至宁邑之北固乡,南至龙潭,北至江干,又东北至营防镇,又西北至小星庄,周环百余里,居民数千户。凡北军所到之处无不受其摧残,而惟带子洲遭惨尤甚。何则?带子洲与江北之大河口相对,值北军南犯首当其冲,故伤人为最多,践踏之稻谷为最甚,由江干起至龙潭合镇衣服、金融、器具损失为最钜,他处虽不堪其苦,以此较彼犹有轻重之差。现余零星稻谷,众灾黎忍泪收获,犹可资生,转瞬秋末冬来,号寒啼饥,何堪设想。春官等大劫余生,室家荡尽,然犹不忍万姓之灾黎陷诸水火之中,无人代为呼吁,是以据实陈情奔告……。 

具呈公民  李春官等八人签押画十

中华民国十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第四节  抗 日 战 争 

    民国26年(1937年)8月15日,国民政府空军驻句容机场飞机迎战入侵南京上空的日军轰炸机,打响了句容地区抗击日本侵略军的第一枪。两次空战,击落敌机6架。不久,国民政府军败退,句容被占,南京失守。民国27年(1938年)6月,陈毅、粟裕率领新四军,挺进苏南,建立了茅山抗日根据地,开展了以新四军为主力,人民群众积极参战的敌后抗日游击战争。 

一、新四军抗日战事 

    韦岗战斗  民国27年(1938年)6月17日凌晨,新四军先遣支队在粟裕司令员的率领下,埋伏在镇句公路东昌乡裔庄村北面的石灰窑、竹子岗与镇江卫岗(即现韦岗)交界的密林中。8时许,从镇江方向开来的日军一车队(共5辆)进入伏击区,粟裕司令员亲自指挥战斗。伏击战顺利结束,击毁日军汽车4辆,毙日军少佐土井及大尉梅泽武四郎等10余名,伤日军数十名,获长、短枪10支,钢盔10余顶,日钞7000余元以及日军旗、军刀、军服等军用物资。这一仗威震江南,挫敌凶焰,鼓舞士气,振奋民心,为尔后江南千百次战斗和建立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游击根据地揭开了序幕。 

    
新塘战斗  民国27年(1938年)7月10日,新四军一支队二团二营,在新塘镇东南侧公路附近伏击日军汽车队。激战半小时,汤山、句容据点的日军闻讯增兵500余人,并配有骑兵、坦克和飞机向新四军阵地进攻与轰炸。二营见情况不利,立即撤出战斗。新塘战斗,日军死伤40人,损失汽车2辆,新四军无一伤亡。 

    
袭击句容城  民国27年(1938年)8月初,新四军一支队司令员陈毅来句容二区墓东一营驻地,向二团布置攻打句容城的战斗任务。8月12日,二团按预定作战方案,于午夜前到达城下,一、三连迅速摸掉城墙上的日军哨兵,占领了东门、南门,在营长段焕竞的指挥下,三连很快打开了南门,消灭了驻守南门的10多名日军。一连攻进东门,日军守兵从梦中惊醒,慌忙逃命。袭击飞机场的三营,因未遭到日军抵抗,遂以一个连担任警戒及钳制北门的日军,其余部队从东门入城配合一营作战,顺利占领了商会,烧毁伪自治会楼房,烧死数十名日军和汉奸,同时打开牢房,救出关押群众100多名。凌晨四时前撤出县城。这次战斗,毙日军47人,伤2人。新四军亡2人,伤8人。 

   
 东湾战斗  民国28年(1939年)2月8日,新四军一支队二团奉命夺取京杭国道上的东湾(今袁巷乡郑吴村)据点。具体部署:二营(加强3营7连)分两路进攻东湾据点,三营负责阻击天王寺来援日军。战斗打响后,新四军迅速破坏日军铁丝网三处,日军顽抗,二营以两个连绕到据点后面,强袭攻进。为迅速解决战斗,新四军用火攻将据点之日军全部烧死。当东湾战斗打响后一小时左右,驻天王寺日军约80人,闻讯来援,受到新四军伏击,仅有10余人得以退回据点。接着驻天王寺日军又开来5辆汽车,载援兵150余人,钢炮4门,半途被阻击。先后激战四小时,缴日军轻机枪1挺,步枪26支,手枪1支,日军亡79人,伤32人。新四军亡23人,伤46人。 

    
荣庄突围战  民国28年(1939年)3月7日,新四军一支队二团团部率一、二营在上、下会一带活动,拂晓遭日军数千人包围。新四军奋勇突围,在荣庄一带与日军激战,毙敌56人,伤敌43人。新四军二团政治处主任肖国生等58人在突围中光荣牺牲。 

    
龙潭伏击战  民国28年(1939年)10月4日,新四军二支队第四团一部在县境龙潭至仓头间伏击日军警戒班,击毙6人。适时南京开来一列火车被埋设的地雷炸中,日军约50人被炸死在火车厢内。仓头日军护路队出来增援,新四军利用有利地形,一面抗击,一面撤退。战斗中共毙伤日军70余人。 

    
赤山围歼战  民国29年(1940年)5月13日,新四军二支队获悉湖熟日军要去三岔成立维持会。副司令员廖海涛率四团三营到赤山脚下窦家边设伏。上午9时左右,日军吉田中队100多人进入伏击圈。新四军激战四小时,歼吉田队长等100多名日军,活捉2人,缴获步枪60余支,机枪2挺,九二步兵炮1门。战后第三天,日军纠集5000多人,配200多名骑兵,8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分别由南京、句容、镇江、天王寺等地向郭庄庙、虬山的新四军反扑。新四军黄玉庭团长率四团抢占了大片树林,打死日军马40余匹,尔后趁夜幕撤走。 

    
包巷战斗  民国32年(1943年)5月初,日军增设包巷据点,驻有40余名日军,配备轻、重机枪3挺,掷弹筒2个。茅山保安司令部派连长周德利、排长王天顺化装成民夫,先到据点作了侦察。5月8日凌晨1时,20多名突击队员迅速包围了包巷据点,用梯子登上敌炮楼,仅用70枚手榴弹,就将40多名日军全部歼灭。 

    
尚村战斗  民国32年(1943年)9月14日,日军南甫旅团岗奇中队趁中秋节之机,对宿营于尚村的新四军第十六旅旅部进行突然袭击。该旅四十八团英勇反击,毙敌23人,缴机枪1挺,步枪20余支。新四军十六旅旅部突围后转移。 

    
夜袭白兔“别动队”据点  民国33年(1944年)1月14日,新四军四十七团二连,夜袭白兔“别动队”据点,打死日军中掇野指挥官1名,毙伤日军20余名,俘伪军30余名,缴枪30余支。笪金芝率伪军一个排反正。 

    
奇袭二圣桥  民国33年(1944年)4月18日,新四军十六旅第四十七团四连在当地群众配合下,化装抬花轿,奇袭北洋桥(即二圣桥),烧毁据点,毙敌3名,俘伪军40余人,缴机枪一挺,步枪30多支,子弹500余发。 

    
反“扫荡”、反“清乡”战斗  民国27年(1938年)9月11日,镇江、句容、丹阳、金坛、天王寺日军2000余人,分五路“扫荡”茅山抗日根据地。陈毅指挥部队反击日军,突围后向溧阳境内转移。 

    
民国28年(1939年)3月18日,驻南京、句容、溧水等地日军,向郭庄庙“扫荡”。新四军二支队第四团击敌一路,打死打伤日军50多人,粉碎了日军的“扫荡”。 

    
民国30年(1941年)1月初,日军在葛村、郭庄庙、三岔、土桥等据点构筑工事,“扫荡”新四军。是年6~7月,新四军第十六旅四十六团一部回师茅山,攻下蒲干、包巷、郭庄庙等日军据点,争取高庙等地伪军投诚,逼走了丁庄、墓东、阴桥头、北镇街的伪军,粉碎了日军的驻扎“扫荡”。 

    
民国32年(1943年)1月5日,日伪军300多人分六路“扫荡”茅山地区。是年2月22日,日伪军又出动2000多人,反复“扫荡”茅山地区。是年3月,日伪军在茅山、丹北、太滆地区修筑长600余里的竹篱笆,在竹篱笆内“清乡”。是年5月,日军在一、二、三区驻扎“扫荡”。在反“清乡”斗争关键时刻,新四军第六师十六旅四十七团进入茅山地区,中共地方武装茅山保安司令部于6月15日夜,统一领导,严密组织,发动群众,将几百里长的竹篱笆焚烧殆尽。7月,四十七团三连两次攻打句北章边伪军据点,十六旅在虬山与日伪军激战。11月,茅山保安司令部两个连利用日军换防之际突占茅山顶宫,打死日军16人。 

    
民国33年(1944年)1月2日,日伪军4000人对县境东南部“扫荡”。新四军十六旅一部及地方武装向溧武公路及镇句公路的日伪军据点袭击,至1月13日,共打死日伪军230多人,俘108人。是年2月,驻镇江的300余名日伪军“扫荡”高庙等地,另一路日伪军200多人“扫荡”王庄、阴桥头。3月12日,四十七团三连在仇家边与日伪军激战三小时,转移后又袭击陈武庄、青山日军。新四军十六旅四十七团一部在赤山北圩里伏击伪军,俘敌50余人,5月,四十七团一部攻克牌头伪军据点,俘敌50余人,缴枪40余支。6月,日伪军又出动3600多人对茅山地区实行驻扎“扫荡”,斗争异常残酷,一批抗日基层干部遭杀害。7月19、22两日,新四军两次强攻南镇街日军据点,因敌施放毒气,被迫撤退。9月4日,驻阴桥头伪警卫师一个连60余人反正。 

    
民国34年(1945年)5月中、下旬,日伪军再次以10个团的兵力。“扫荡”茅山地区。新四军依靠群众,军民联合,粉碎了敌人的“扫荡”。 

二、国民政府军抗日战事 

    句容地区空战  民国26年(1937年)8月15日,日本空军首次轰炸南京,驻句容飞机场黄大队长率领九架战斗机参战,痛击日本侵略军。16日,日军飞机再次空袭南京,中日双方在句容地区上空交锋。据民国26年(1937年)9月8日国民党《中央日报》载:15日,在句容上空共击落日军飞机4架,其中,国军飞行员黄潘扬击落日军重型轰炸机2架,一架落于县城之西,一架落于县城之北。国军飞行员陈有维、黄居谷击落日军重型轰炸机一架,敌机坠毁于天王寺附近。国军飞行员周庭芳在句容至南京间击落日军重型轰炸机一架。16日,国军飞行员傅啸宇、陈瑞钿在句容地区上空各击落日军重型轰炸机一架。 

    
攻打句容城  民国28年(1939年)6月3日,国民政府军五十二师三○九团奉命袭击驻句容日军。下午五时左右,该团一营二连顺利攻下县城南门,直取西门接应三连。二、三连联合向北门进攻,遭日援军五六十人及装甲车反扑,国民政府军被迫从南门退出。这次战斗,三○九团伤亡70余人,失踪12人。 

    
虬山战斗  民国28年(1939年)6月9日,国民政府军五十二师三一二团进驻葛村、虬山。第二天,唐德团长召集地方人士联席会议,布防抗日战事。6月11日拂晓,日军从四面围攻三一二团,双方激战两天。12日夜十一时左右,三一二团向南撤退,并派一个连携带两门炮在白鹿岗公路边埋伏。日军得知三一二团撤退,即从溧水等地派军车两辆拦截,被三一二团伏兵击毁。虬山战斗共毙伤日军300余人,其中毙日军香垣大佐一名,三一二团阵亡30余人,伤80余人。 

三、人民群众抗日战事 

    民国26年(1937年)12月,日军占领南京。一天傍晚,两名日军牵着一匹军马,在袁巷汽车站旁烤火取暖。戴庄村大刀会的冯宝山、黄德忠、黄清连、谢明田等青年发现后,用大刀将两名日军砍死,撂入塘中。 

    
民国27年(1938年)1月9日,王庄群众杀死天王寺据点外出骚扰的日军3人。是年4月23日,4名日军窜到磨盘乡白杨村,见一名14岁的少女,兽性发作,企图轮奸,被许维新等村民打死3名,逃走一名。民国27年(1938年)初冬,窜入葛村骚扰的一名日军,见一穿花旗袍的姑娘,就追上去用刺刀刺开姑娘衣服,企图强奸,被呼救群众吓跑。当日军逃到下葛村一座小桥上时,被一名姓高的篾匠用竹刀砍死。同日下午,8名日军又窜入葛村,要找上午来的日军,到处翻、查、打人。群情愤怒,纷纷拿起锄头、钉耙,与失去联系的国民政府军士兵一道,打死日军7名。 

    
附:日军在句容的暴行录 

    
民国26年(1937年)12月初,日军由丹句公路、溧武公路、沪宁铁路三路入侵句容,到处枪杀群众,烧毁民房,抢劫财物,奸淫妇女,实行杀光、烧光、抢光政策,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惨案。 

    
倪塘村惨案  民国26年(1937年)12月4日傍晚,从丹阳方向来的日军在丹句公路边倪塘村(今属行香乡),将沿途抓来的老百姓以及村上未走的群众共40多人,统统捆绑在倪安仁家里,用火活活烧死。当天晚上,日军把倪塘村青年倪才东吊在树上,剥光衣服,割肉喂军犬,倪才东喊叫惨死。5日早晨八九点钟,一队日军押着80多名外村农民,在倪塘村公路边用机枪全部杀害。8名日军轮奸一年轻女子,造成其精神失常,不久死去。目击日军集体枪杀农民暴行的倪塘村儿童倪连科(当时9岁),父亲被日军枪杀,大哥被日军抓去受尽折磨后打死。日军临走前纵火,倪塘村86户人家,烧毁85户。 

    
罗家庄惨案  民国26年(1937年)12月14日,日军侵犯黄梅乡罗家庄。村民孔凡伯家中躲了男女老少13人,被日军发现,全部关在屋里用火烧死。目睹日军暴行的罗大新(当时9岁),一家8人,两个哥哥逃难失踪,父亲被日军用刺刀捅死,母亲和童养媳被日军枪杀,刚满周岁的妹妹活活冻饿死,死时还伏在母亲怀里。此次,全村有55人遇难。 

    
朱巷、白杨村惨案  民国27年(1938年)4月23日,白杨村群众愤怒杀死企图奸淫少女的日军3人。4月24日,日军从天王寺出发,包围了朱巷、大冲、白杨等村庄,烧毁房屋1000余间,杀害群众300多人,其中一次在马场用机枪扫杀群众70余人。 

    
茅山道院惨案  民国27年(1938年)9月1日傍晚,日军到元符万宁宫,放火烧毁三清殿和西斋院的许多楼房,将守庙居士黎洪春(现任全国道教协会会长黎遇航的父亲)和沿途抓来的群众杀死。是年10月6日,日军第二次到茅山道院烧杀,从乾元观开始,先烧松风阁和宰相堂,后烧殿宇和住房,最后把13名道士和5个打柴农民捆绑按倒地上,用刺刀戳过后再用机枪扫杀。第二天清晨,日军分二路烧杀,一路烧仁佑观和德佑观,另一路烧玉晨观和白云观,枪杀了5名道士和4名打柴的农民。两路日军又到元符万宁宫,逼苏先俊、严先明、眭先凤、倪觉仁、陈道纯等5名道士脱光上衣,跪成一排,日军用刺刀乱戳手无寸铁的出家人胸部,4名道士当场惨死,只有道士眭先凤侥幸活下来。 

    
抗日战争胜利后,据句容县政府调查,抗日战争期间,县内被日军杀死的群众3000余人,伤残1000余人;日军烧毁房屋23.35万间,衣服46.1万余件,农具、家具110.2万件,烧死、打死耕牛等大牲畜1000余头;日军抢夺粮食66.25万余担,金饰品200余两,银饰品900余两,造成5.8万人无家可归,被迫流亡外地1.5万人。

第五节  解 放 战 争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争取和平,避免内战,中共中央决定让出苏南解放区。至民国34年(1945年)10月8日,苏浙军区所属部队和江南各地地方干部基本撤退完毕。未过几天,蒋介石就派七十四军(即后来整编七十四师)两个团兵力“清剿”茅山根据地的留守人员。民国35年(1946年)6月,整编七十四师调往苏北战场后,蒋介石又派内政部警察总队的三个大队和一个直属中队,组成茅山“清剿”部队,长时期对茅山地区进行反革命“清剿”。面对严峻的斗争形势,中共茅山工委继续领导留守部队和人民群众坚持武装斗争。 

    民国34年(1945年)11月初,茅山工委留守部队与句容县武工队联合行动,摧毁句二区敌特情报站,打死情报站长景光道等3人。是年12月中旬,茅山工委留守部队60余人,在小王庄与国民政府军第七十四军一七一团一部战斗,毙敌排长以下7人,伤敌6人。 

    民国35年(1946年)1月中旬,林德润、宋亚欣在半边山遭国民政府军包围。战斗中,林德润负伤被捕,不久牺牲。是年4月17日,徐明在句容二区北塘庄附近的东山上开会,向句容县留守人员传达华中分局指示,研究句容留守工作。傍晚,驻地遭整编七十四师一
七一团一个连和保安队约200人的包围,突围中,徐明等2人牺牲。是年5月上旬,句容县武工队去磨盘山区活动,被国民政府军伏击,1人牺牲,其余5人被打散。 

    
民国36年(1947年)1月,十地委及镇句工(县)委南下武装40余人,在康迪、洪天诚率领下到达镇句地区。是年3月4日,南下武装人员在句容东昌街以西的万丰公司一带,与国民政府军保安团战斗。是年3月19日,南下武装在华家村与保安团激战,打死国民政府军6人,伤1人。 

    
民国38年(1949年)初,人民解放战争形势迅速发展,中共茅山工委副书记洪天诚带领一批留守干部和武工队员,积极做好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句容的准备工作,加强与原有民兵的联系,维护地方治安,为南下解放军当好向导;加强对已控制的乡“自卫队”和县“保安团”的工作,使他们接受指示,配合行动;了解掌握敌人兵力和火力部署情况。是年3月6日,人民群众数千人包围驻坝头村的国民政府军李延年残部,打死1人,打伤数人。是年4月23日,原句容县县长陈天秩派人与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四军军长何基沣联系。次日,陈天秩率原县保安团等投诚人员在马群附近接受整编。同月25日,人民解放军八兵团一○二师三○五团二营进驻句容县城。同日,人民解放军八兵团追歼国民政府军,八兵团第二二九团在天王寺歼灭国民政府军第四军一个团,约1800人。